摘要:在近视的成因上,基因很重要,但并不是决定因素。有实验曾对华人移民二代进行近视研究,发现移民到新加坡的“移二代”戴眼镜的仍然很多,而移民到澳大利亚的,近视发生的概率就要低很多。

 

    实际上,关于近视,大众仍有不少迷惑,比如从小到大的查视力,结果其实没有那么准确。目前对于近视治疗好的方法是预防。
 

“视力训练”不宜也不应偷换概念

 

      在网上搜索“逆转近视”,能够搜到不少视力训练的帖子,帖主宣称通过强制远眺等极端用眼训练,近视好转100-200度左右。一些号称能治疗近视的商家,也会使用一些特殊的仪器、道具进行所谓的“视力训练”。这种视力训练有的看起来确实让裸眼视力有所提高,但与近视好转和根治近视是两码事,商家不宜也不应偷换概念。

 

  就像之前讲的,通过刻意训练肌肉的控制能力,人的裸眼视力确实是可以有一定程度提高的,但裸眼视力并不是评价近视的“金标准”。裸眼视力好转了,不等于近视好转了。一旦在排除了肌肉控制因素的情况下,就会发现患者的近视其实并没有改善。

 

  并且,通过训练肌肉换来的“视力提高”,幅度很小,也不能长久维持,一旦正常用眼,很快就会恢复到原来的度数。很多视力训练的推崇者会将训练无效“甩锅”给患者不能坚持,真实状况却是即使初见效,坚持训练想要逆转近视也是完全不可能的。
 

要防治近视,首先要了解什么是近视

      近视是指眼睛在不使用睫状肌调节时,光线通过眼的屈光系统屈折后,焦点落在视网膜前的一种屈光状态。通俗地来说,我们可以将眼睛比作一架相机,眼内的晶状体就是相机的“镜头”,效果如同一个凸透镜,平行光线通过“镜头”之后被折射,本应聚焦在“底片”视网膜上,然后形成信号被大脑接收,但近视患者的成像落在视网膜之前了。

 

  出现这种状况,通常有两种原因,一是眼球的前后轴变长了,“底片”靠后了,这种情况被称作“轴性近视”;另一种是晶状体“镜头”的屈光率较强,这种情况被称为“曲率性近视”。

 

  600度以上的近视被称为高度近视。在视光主任看来,高度近视和普通近视应该要分开来看。

 

  普通近视可能只是眼睛的焦距没有对好,是单纯的屈光不正,给患者的困扰只是戴眼镜有点麻烦,而高度近视则是整架“相机”都出了问题,是一种全眼球的疾病,后续可能发生青光眼、白内障、视网膜脱落等状况,甚至造成失明。
 

户外光能减缓眼轴变长速度

   在近视的成因上,基因很重要,但并不是决定因素。有实验曾对华人移民二代进行近视研究,发现移民到新加坡的“移二代”戴眼镜的仍然很多,而移民到澳大利亚的,近视发生的概率就要低很多。其中的缘由,关键在于户外活动,澳大利亚青少年的户外活动时间要远高于新加坡。

 

  户外的光照和室内的光照,除了亮度的区别,光谱也完全不一样。户外光照的光谱,能够刺激释放多巴胺,这种神经递质可以让眼轴在发育中伸长的速度减慢。这种“光照—多巴胺”的假说在许多动物实验中都得到了验证。但遗憾的是,对已经形成近视的患者来说,光照并不能再起效。

 

  在户外活动上,还有些家长会纠结什么运动对保护视力更有帮助,无论乒乓球、羽毛球还是足球,只要让孩子到户外去就行,运动的种类并不重要。